第32章 替身只只被玩惨(1 / 2)

宋只只稀里糊涂地被带到了更衣室,稀里糊涂地被化上了妆,稀里糊涂成了夏梦岚的替身。

夏梦岚围着宋只只左三圈右三圈地打量,脸上笑容甭提多灿烂。

“王导,您可真有眼光。”

有个屁!

王导脸上陪着笑脸,心里却在咒骂。

不过就是一个广告,您老人家要是肯合作早拍完了,何必闹了这么一出。

“来吧,开始拍摄吧。”

开始?拍摄?

宋只只愣愣地,还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她不过是来给夏梦岚量尺寸,询问她喜好的风格,怎么就成了她的替身呢?

“各部门准备,演员顷请就位,第6场一镜一次……”

夏梦岚在经过“黑衣杀手”身边时,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他回应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宋只只被待到了泳池边上,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黑衣杀手”忽然一脚,踹在了宋只只的肚子上。

“啊!”

“刚刚他好像不是这么演的呀!”

“噗咚”一声,宋只只捂着肚子跌进了泳池中,她并不会水,再加上脚伤未愈,而且,对手的这一脚非常用力,她在泳池中胡乱地挣扎了起来,一口接着一口的水灌进了她口鼻之中。

“卡!”

王导喊了一声,看着夏梦岚的眼色中含了一丝埋怨:“赶紧救人!”

“咳咳咳……”

宋只只被打捞上岸时,一个劲儿地咳嗽,根本就来不及思量自己被踹的肚子。

她还以为自己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了,过了好半晌,宋只只才缓了过来,她脸色惨白似纸,身子抖如筛糠,她侧目瞥了一眼夏梦岚,瞧着她坐在躺椅上,嘴角噙着一抹冷凝的弧度也在看着自己。

“只只啊,你还好吗?”夏梦岚放下了手里的苏打水,笑吟吟地道:“要是可以的话,咱们就继续拍。”

宋只只想要骂人,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夏梦岚的两个保镖又把她架到了泳池边上。

“王导,继续吧。”

“第6场一镜二次……”

宋只只的脚疼得厉害,保镖松开手,她就摇摇晃晃地站不稳。

想要跑是不可能的了。

她只希望那位杀手哥哥能够轻点踹。

“噗咚!“

一次、两次、三次……

宋只只都已经数不清了,自己到底被踹到了泳池里多少次了。

您要是问都已经悲催成这幅样子了,为啥就不知道开口拒绝呢?

她倒是想要拒绝了,可呛了这么多口水,咳嗽都还来不及,还怎么开口拒绝呢?

宋只只站在岸边一个劲儿地朝着王导摆手,那意思是在告诉王导,在这么下去,她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王导还算是个有人性的导演,看着宋只只这幅狼狈的样子,再看看夏梦岚笑得花枝乱颤,恨不能上去抽她个嘴巴:“卡!这个镜头过了。”

“过了?!”夏梦岚倏然一怔:“王导,这怎么能行呢?”

她快步走了过来,睨了宋只只一眼。

自己还没有玩够呢,怎么能就此罢手呢!

“还没有拍到我满意的镜头,怎么能过了呢?”

王导拉着夏梦岚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道:“梦岚,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在这么下去恐怕会闹出人命啊!”

夏梦岚抿了抿唇,白了宋只只一眼,冷声道:“接着拍,吊威亚!”

吊威亚?!

宋只只晕晕乎乎地从泳池上了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有人上来给她穿上了威亚衣。

然后,随着她的一声尖叫,整个人被吊到了半空中。

夏梦岚朝着萱萱使了个眼色,萱萱拎着咖啡赶紧跑了过来。

她拿过了一杯,递到了王导的手里:“王导,天气热,喝杯咖啡休息一会吧。”

这句话,已经是夏梦岚最后的妥协了,她凝视着王导,微微地挑了一下眉。

王导是个聪明人,自是知道夏梦岚的意思,他怜悯地看了一眼挂在半空中的宋只只,也是爱莫能助了。

我飘啊飘,我摇啊摇,像是无根的野草……

这是宋只只生平第一次吊威亚,根本就掌控不好力道,她就像是一个无根的浮萍似的,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萱萱吩咐夏梦岚的助理,给每个人都送上了咖啡,唯独没有宋只只的。

宋只只看着工作人员都在阴凉处休息,只有她自己暴晒在30多度的阳光下。

她不禁悲从中来,怎么有一种上刑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