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 94 章(1 / 2)

他穿了回去 风享云知道 10185 字 4个月前

王宫里的人并未想到,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拿起武器,那些任务系统的拥有者们,就攻到了大殿门前。

此时,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想,那些士兵是干什么吃的,竟是如此没用?!

就连蒙蒂斯也无法理解,他挡在大殿门口,看着领头那人一路上畅通无阻的往这边过来。

这天底下,居然有人能把箭术提升到神技般的水准。

对方身上没有使用任务系统能量的痕迹,这让蒙蒂斯非常的诧异,又暗暗失望。

只要是借助了子系统能力,哪怕是一点点,他都能让王将其制服,且不费吹灰之力。

母系统对于子系统的压制,是与生俱来,无可抵挡的。

时海来到了大殿门口,对上了笔直站立着,犹如护卫神的蒙蒂斯。

“宵小之辈,怎敢放肆!”

蒙蒂斯话音刚落,却听见大殿里面传出另外一个声音,“都说让他们进来了……”

亚当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些许无奈。

蒙蒂斯皱着眉,“不行,不懂的规矩的人,无颜面见王。”

亚当轻轻叹了口气,却是道,“卡罗莎,扶我出去。”

“但是王,外面现在很危险……”

“找几个人抬着床,不然那些可怜的冒险者,都快要被蒙蒂斯给吓死了。”

卡罗莎劝说无效,只好咬牙道,“遵命,王。”

过了一会,几人抬着一张柔软的垫子,上面躺着一个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头上还带着纱帽遮挡阳光的人。

时海总感觉对方就这样出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亚当的确是等不及了,他没有告诉蒙蒂斯,母系统就快要彻底死去了!

如果再不将那些流落在外的子系统全部收回,恐怕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

亚当并不自傲,他不会傻到相信如果没有系统在手,没有强大的能力,这些人还会向他俯首称臣。

人都是有慕强的心态,弱者往往被无视甚至厌弃。

“这就是剩余之人么……”亚当咳嗽了一声,惹得蒙蒂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快回去躺着,我这就让人把他们押进去。”

亚当笑了笑,朝他摆了摆手,“都出来了,就让我好好的呼吸下外边的空气吧。”

一旁的卡罗莎捂着嘴,含泪不语。

王受了伤后,已经多久没能下地行走了……

那些可恶的罪人们,此时却还站在王的面前,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蒙蒂斯只能接受王不肯回屋的事实,他转身同时海道,“你跪下,在王的面前,没有人拥有站立的资格。”

时海微微眯了眯眼,正要开口回应,眼角余光却见到身边有一道身影冲了上去。

洛星已经忍耐很久了,因为有统帅的利箭开路,几乎所向披靡,所以他的长刀连沾血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有个现成的靶子站在眼前,而且看起来又像是要大放厥词的模样……

洛星觉得,能动手就不要动嘴了,天干气燥的,话说多了,嘴唇也容易干裂。

他二话不说,拔刀就斩!

蒙蒂斯抬手便是一面飞盾,可攻可守,这也是为何他被誉为“坚固城墙”的原因。

“这是王赐下的护盾。”蒙蒂斯冷漠的说道,“坚不可摧,我建议你,别浪费了那把好刀。”

这些人死了,武器就是王的战利品。

虽然和王所拥有的财富相比,不值得一提,但是向来节俭的王,一定是不想看见这把好刀断裂得如此毫无价值可言。

此时,亚当也有些心疼。

当他复活母系统,去进攻其他毫无防备的世界时,就需要献祭本世界的大部分能量。

不压点赌注,怎么能够搏一把大的呢?

这个世界上的生命体和蕴含力量的物品,全都是献祭的材料,否则他才不会爱民如子……

那些人和他又没有血缘关系,没事干的话,管这么多做什么。

眼前这把刀看起来起码也值几个能量点,就这样浪费了,实在是可惜。

但是既然蒙蒂斯都拿出了护盾,亚当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轻叹了一声,道,“何必要以-卵-击石。”

洛星一刀就把那面盾给劈开了。

蒙蒂斯:“……”

亚当:“……”

洛星没有收势,刀锋直接将蒙蒂斯砍成了重伤。

本来他想着砍脑袋,但是觉得这人也许留着还能问话,就稍稍偏移了一点距离。

洛星收回这把染了血的刀时,却是在想,这人是不是买到了假冒伪劣产品,这面盾比普通战盾还要不如。

简直脆得没边了!

“不是……怎么可能……”亚当不可思议的看着晕死在地的蒙蒂斯。

他手下最为强大的战士,就这样失去意识了?

有母系统加持的护盾,怎么可能不堪一击!

时海看着这名连一句战后感言都说不出来的男子,沉默的把眼光放在了那位王的身上。

旁边的卡罗莎等人都已经惊呆了。

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快速了结的攻防之战,那可是切尔斯顿的“城墙”啊!

“母系统还没消失,护盾不应该会出问题,为什么我想要调动能量的时候,提示我权限不够……”

亚当眼眶猩红,一把掀开纱帽,怒道,“你到底是谁?!”

洛星在看见对方的长相时,忍不住想要揉揉眼睛,确定是不是看错了。

其他任务系统的拥有者更是一脸震惊,扭头看看时海,又回身看看那位王。

“你们……”终于有人开口道,“怎么长得一模一样?!”

时海同样微微一怔,片刻后,他缓缓的摘下了兜帽,露出和对方一模一样的脸庞。

亚当:“……”

他几乎要激动得不能控制,“冒牌货,你到底用了什么道具,怎么和我长得一样,竟是让母系统出现无法判断的紊乱情况。”

时海心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当场照镜子了。

照的还是哈哈镜的那种……

无他,此时那位王的面容实在是扭曲得有些夸张。

时海回答说,“我不知道。”

“别骗我了,你一定用了什么卑鄙的法子!”亚当的肩膀在颤抖着,他有些发慌。

自从这名男人出现后,事情就开始不在掌握之中了。

时海想了想,道,“若硬要个说法……那只能归功于受-精-卵-的分裂了。”

亚当是异世的本地人,不知道时海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不妨碍他判断出,对方是在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