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7章 渣男的老父亲(1 / 2)

鼎香楼驴肉的味道的确是不错。

要不怎么说呢,天上龙肉,地上驴肉。

经过大厨精心制作的驴肉就是香,不比狗肉差。

在位姨娘还是很有诚意的,于和也是一个大度的人,所以一场安宴吃的是宾主尽欢。

于和怀疑三位姨娘脸上的肌肉都笑僵了。

可没办法啊,都是为了孩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先是赔罪,然后打好关系,未来有求于人的时候,也好开口不是。

能求到于和什么呢?

现在她们所知的,也就是那神秘莫测的血厨之艺了。

当然,于和也不是为了听好话没有收获的。

女人嘛,最精通什么?

八卦和小道消息啊!

他对府中的事情没有兴趣,可是对府外的事情却是有兴趣的多,譬如说高阳伯府。

阳武侯府和高阳伯府都是勋贵中的中坚力量,而且关系不错,可以称得上是铁杆盟友了,否则的话于和也不会和沈南歌订婚。

当然了,现在于和是知道这可能只是一笔表面交易,因为沈南歌一旦破境七品,按照南楚的惯例,这场婚约的主动权就在她的手上了,她愿意承认就承认,不愿意承认,于和就只能默念“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这是对强者的尊重。

因为两府的关系好,所以两府之间的往还也算是密切,那么,是谁在来往呢?

当然是夫人对夫人,姨娘对小妾了……

这些人挤到一处,聊什么呢?

当然是家长里短了,所以,这三位姨娘对高阳伯府里的情况是熟悉的紧。

这一聊,就聊出了许多的情报,沈南歌的,沈南芊的,还有沈家几位公子的……

大料小料不断的爆,让他家的未婚妻和小姨子的各种情报都丰富起来了。

沈南歌是一个天才少女,资质不下于熊南霜,从小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天姿,甚至被拜月殿殿主看中,纳入了门下,不过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拜月殿呆了三年之后,她退出了拜月殿,回到了高阳伯府,原因未知。

回到高阳伯府的沈南歌就是一个标准的勋贵家的小姐,别人家的孩子,从容貌到举止,都完美到了极点,甚至连修行也没有拉下,还没有到十六岁,便已经是六品高手了,只差一步,便是七品。

不要说什么熊南霜两年前便已经是九品强者了这样的话,拜月殿的资源和高阳伯府是没法比的,最重要的是,熊南霜有拜月殿主这位宗师贴身指点,拜月殿所有资源的倾斜,又比沈南歌大三岁,成为九品强者是理所当然的。

沈南歌在高阳伯府中并没有得到多少资源,毕竟她是庶女,但即使如此,也已经到了七品的边缘,只差一步,便能够踏入七品,掌握自己的命运。

在三位姨娘说到这里的时候,望向于和的目光之中还有一些同情,毕竟谁都知道,沈南歌一旦踏入七品,这段所谓的婚约也就名存实亡了。

这些情报让于和不禁深思起来。

显然,这一个婚约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

尽管不是嫡女,可拜月殿主弟子的身份足以让她媲美嫡女,甚至身份更高,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要和自己一个庶子结亲,要知道,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展现出任何异常,只是一个庸庸禄禄的纨绔罢了。

所以,这个婚约,应该另有隐情。

除此之外,沈南芊的一些情况也都被他摸的一清二楚了。

在这所有的情况中,唯一存疑的便是这个婚约了。

一场家宴勉强算是尽欢而散,至少让三位已经磨破了嘴皮子的姨娘放下了担心和芥蒂,大家现在还是一家人。

“传言沈南歌离开拜月殿是因为皇族的压力,怕她成为熊南霜的威胁,不过这应该是个谣言,这种愚蠢的错误就算是我也不会犯,更不要说拜月殿主这样的人物了,不过这里面的秘密也不是这些愚妇们能够清楚的,只是简单的八卦罢了,对我的帮助不大,不知道熊南霜有没有吃掉那大根,如果没有的话,我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加一把火,这样就有机会从她的手里得到那一招【雷惊天地】了。”

这段日子,他一直在苦修【天光血影】,想要借此突破至二品,他如今已经能够在空中幻出八道凝而不散的掌影,感觉自己应该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二品之境,但那一步,却是如此的艰难,第九道掌影就是弄不出来,即使勉强弄出来,也无法凝聚,仿佛缺少一点什么,据于白岩的说法【雷惊天地】与【天光血影】一脉相承,或许能够从这一招上找到突破的契机,但是这一招在皇族的手里,名气又这么大,以他的身份,想要搞到手也不容易,好在,自己还算是有一个能够与皇族接触的渠道。

“所以,是时候加一把火了。”

※※※

阳武侯府,衡香院

柳菁菁俏脸含霜,死死的盯着面前桌面上的那一块缺了一角的腊肉。

“怎么样,确定了么?!”

“已经确定了,这就是一块普通的腊肉,除了味道比普通的腊肉鲜美一点外,再没有其他的异常了。”